曹植也跟着到了邺城

01曹植的生平和创作情况

曹植(192—232),字子建,是曹操与卞夫人所生第三子,是曹丕的弟弟。他一生的经历和创作可分为两个时期,前期是个贵公子,后期受曹丕父子打击限制,在恐惧和痛苦之中度日,郁郁而终。

13岁之前随着曹操过着军旅动荡的生活,到处征战,后来曹操平定了北方,曹操被封为魏公,后来又被封为魏王,他的封地在邺城,曹植也跟着到了邺城,这个时候,整天驰骋游宴,和众多的文士在一起唱和,他是邺下文人集团的核心人物。

这个人性格豪纵不羁,率性认真,才气过人,曹操曾经一度想立他为太子,但他由于过于任性而行,不遵法令,贻误大事,终于失宠。

曹操对他很失望,曹操曾经一度说过,曹植是诸儿中最能成大事者,可是后来曹操终于失望了,他太过于放纵自己。后来,曹操去世,曹丕当了皇帝,曹植就受到压抑和打击,曹丕死后他的儿子即位,曹植仍然受到打击,这样就在恐惧和痛苦之中度日,郁郁而终。

曹植性格上豪纵不羁,但是他的思想受儒家的影响比较多,他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政治家,能够建功立业,名垂史册,如果这个愿望实现不了,他就著书立说,成一家之言,用自己的著作名垂后世。

但实际上,由于他的地位和性格上的弱点,他始终没有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在政治上既没有有所作为,也没有写成什么名垂史册的著作,就是政治学术这方面的著作没有,而在文学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他的前期创作,多表现其宏伟抱负及游宴生活,兼及记时伤乱,往往意气风发,文采飞扬;后期作品多抒发内心忧惧苦闷,深沉而凄婉。

02曹植的诗歌

曹植建安时期成就最高的诗人。他的诗众体兼擅,尤其在两个方面有突出成就。

一是乐府诗。这些作品有的用旧题或旧曲另作新辞,如《薤露行》、《陌上桑》、《平陵东》、《怨歌行》、《浮萍篇》等;有的则离开旧题或旧曲自拟新辞,如《远游篇》、《驱车篇》、《名都篇》、《白马篇》。

这些诗,是以文人诗的技巧来写乐府诗的,乐府叙事,文人抒情,乐府质朴铺叙,文人华美。

二是文人五言诗。曹植的非乐府的五言诗既多又好,是《古诗十九首》以来成就最高的。

钟嵘在《诗品》称其为“建安之杰”,称其诗“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古今,卓尔不群。”

曹植的诗歌个性突出,感情浓烈,气力遒劲。他自称:“余少而好赋,其所尚也,雅好慷慨。”(《前录自序》)其早期作品慷慨豪迈,带有奔逸之气,体现了卓尔不群的个性。

如《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表现了作者精忠报国的精神气质。后期作品慷慨悲凉,深沉哀怨,有动人心魄的感染力。这种创作个性构成曹植诗歌“骨气奇高”的特点。

曹诗精于经史子集入诗。他的语言丰富华美,绮丽工致。他精于炼字炼句,用语精彩传神,同时又注意音律的和谐与对偶的工整,如《公燕诗》的“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向来为人所称道。特别是他善于用极为工致的句子做全诗的发端,起到先声夺人、惊心动魄的作用。

《公燕诗》:

公子敬爱客,终宴不知疲。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明月澄清影,列宿正参差。**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神飚接丹毂,轻辇随风移。飘飖放志意,千秋长若斯。

这些触目惊心的写景诗句,所描写的既是眼前的景物,又渗透着强烈的人生感受,是情绪化,心灵化的自然景物。

吕本中在谈到建安诗歌的这一特点时说:“读《古诗十九首》及曹子建诗,如‘明月入我牗,流光正徘徊’之类,诗皆思深远而有余意,言有尽而意无穷也。”

曹植诗歌善于运用比兴。如《赠白马王彪》中的“鸱枭”、“豺狼”、“苍蝇”比喻当道的小人,用“寒蝉”、“归鸟”、“孤兽”来渲染环境氛围,表现诗人孤独悲怆的内心感受。有的作品通篇用比兴。

汉代的文人诗,用比兴比较少,即使使用,也是起个开头的作用。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曹植使用这种手法,有承先启后的作用。

曹植对游仙诗也有发展。曹植的游仙诗有《升天行》、《仙人篇》、《游仙》、《五游泳》、《远游篇》等。

他早期相信道家,不相信神仙,到了他的后期生存环境改变了,内心痛苦,常恐灾祸,于是用游仙的形式抒发人生感慨,表达摆脱现实苦难,追求人生自由的思想。在他的游仙诗中,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对龌龊的现实生存状态的不满。

如《游仙》中写道:

人生不满百,戚戚少欢娱。
意欲奋六翮,排雾陵紫虚。
虚蜕同松乔,翻迹登鼎湖。
翱翔九天上,骋辔远行游。
东观扶桑曜,西临弱水流。
北极登玄渚,南翔陟丹邱。

如《五游咏》:

九州不足步,愿得凌云翔。

逍遥八纮外,游目历遐荒。

披我丹霞衣,袭我素霓裳。

华盖芬晻蔼,六龙仰天骧。

曜灵未移景,倏忽造昊苍。

阊阖启丹扉,双阙曜朱光。

徘徊文昌殿,登陟太微堂。

上帝休西棂,羣后集东厢。

带我琼瑶佩,漱我沆瀣浆。

踟蹰玩灵芝,徙倚弄华芳。

王子奉仙药,羡门进奇方。

服食享遐纪,延寿保无疆。

03曹植的赋

曹植在生前即以辞赋著称。他说:“君子之作也,俨乎若高山,勃乎若浮云,质素也如秋蓬,摛藻也如春葩”

这些作品有两个突出特征:一是抒情性强。二是辞藻富丽,表现性强。他还编过赋集,像高山那个巍峨,像浮云那样蓬勃有生命力。突出代表就是《洛神赋》。

《洛神赋》是突出代表赋中以叙写梦境的形式,表现了一个人神相恋的爱情故事,实为笼罩着神话面纱的人间恋歌。在艺术上,此赋辞采流丽,境界缥缈,抒情强烈。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

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

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她的形影,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青松。她时隐时现像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回风旋雪。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视之,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

她体态适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既不施脂,也不敷粉,发髻高耸如云,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

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的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酒窝。她姿态优雅妩媚,举止温文娴静,情态柔美和顺,语辞得体可人。洛神服饰奇艳绝世,风骨体貌与图上画的一样。她身披明丽的罗衣,带着精美的佩玉。

头戴金银翡翠首饰,缀以周身闪亮的明珠。她脚著饰有花纹的远游鞋,拖着薄雾般的裙裾,隐隐散发出幽兰的清香,在山边徘徊倘佯。忽然又飘然轻举,且行且戏,左面倚着彩旄,右面有桂旗庇荫,在河滩上伸出素手,采撷水流边的黑色芝草。

……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这时洛神深受感动,低回徘徊,神光时离时合,忽明忽暗。她像鹤立般地耸起轻盈的躯体,如将飞而未翔;又踏着充满花椒浓香的小道,走过杜蘅草丛而使芳气流动。忽又怅然长吟以表示深沉的思慕,声音哀惋而悠长。

于是众神纷至杂沓,呼朋引类,有的戏嬉于清澈的水流,有的飞翔于神异的小渚,有的在采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鸟的羽毛。洛神身旁跟着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汉水之神,为瓠瓜星的无偶而叹息,为牵牛星的独处而哀咏。

时而扬起随风飘动的上衣,用长袖蔽光远眺,久久伫立;时而又身体轻捷如飞凫,飘忽游移无定。她在水波上行走,罗袜溅起的水沫如同尘埃。她动止没有规律,像危急又像安闲;进退难以预知,像离开又像回返。她双目流转光亮,容颜焕发泽润,话未出口,却已气香如兰。她的体貌婀娜多姿,令我看了茶饭不思。

04曹植的散文

曹植的散文代表了当时通脱自然而任才使气的一派。

《与吴季重书》:

前日虽因常调,得为密坐。虽燕饮弥日,其于别远会稀,犹不尽其劳绩也。若夫觞酌凌波于前,箫笳发音于后,足下鹰扬其体,凤叹虎视,谓萧曹不足俦,卫霍不足侔也。左顾右盼,谓若无人,岂非吾子壮志哉?

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当斯之时,愿举泰山以为肉,倾东海以为酒,伐云梦之竹以为笛,斩泗滨之梓以为筝,食若填巨壑,饮若灌漏卮,其乐固难量,岂非大丈夫之乐哉?

然日不我与,曜灵急节。面有逸景之速,别有参商之阔。思欲抑六龙之首,顿羲和之辔,折若木之华,闭蒙汜之谷。天路高邈,良久无缘,怀恋反侧,如何如何!得所来讯,文采委曲,晔若春荣,浏若清风,申咏反覆,旷若复面。其诸贤所著文章,想还所治,复申咏之也。可令熹事小吏,讽而诵之。夫文章之难,非独今也,古之君子,犹亦病诸?

家有千里,骥而不珍焉?人怀盈尺,和氏无贵矣。夫君子而知音乐,古之达论,谓之通而蔽。墨翟不好伎,何为过朝歌而回车乎?足下好伎,值墨翟回车之县,想足下助我张目也。又闻足下在彼,自有佳政,夫求而不得者有之矣,未有不求而得者也。且改辙易行,非良乐之御;易民而治,非楚郑之政,愿足下勉之而已矣。适对嘉宾,口授不悉,往来数相闻。

到了晚年,他的《求自试表》、《求通亲亲表》、《陈审举表》向曹睿表达参与军政事务、报效国家的愿望。这说明,他到老也很幼稚,对于自己的处境,对于世态炎凉,对于当时的政治,都看的不是很清楚。

《求自试表》:

臣闻士之生世,入则事父,出则事君;事父尚于荣亲,事君贵于兴国。故慈父不能爱无益之子,仁君不能畜无用之臣。夫论德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量能而受爵者,毕命之臣也。故君无虚授,臣无虚受。

虚授谓之谬举,虚受谓之尸禄,《诗》之素餐,所由作也。昔二虢不辞两国之任,其德厚也;旦、奭不让燕、鲁之封,其功大也。今臣蒙国重恩,三世于今矣。正值陛下升平之际,沐浴圣泽,潜润德教,可谓厚幸矣!

而位窃东藩,爵在上列,身被轻暖,口厌百味,目极华靡,耳倦丝竹者,爵重禄厚之所致也。退念古之受爵禄者,有异于此.皆以功勤济国,辅主惠民。今臣无德可述,无功可纪,若此终年,无益国朝,将挂风人“彼己”之讥。是以上惭玄冕,俯愧朱绂。

……

这些作品又带有明显的骈偶化的倾向,对句层出,藻采华美,音节浏亮,虽属应用文体,却有很高的文学艺术欣赏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