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导演在大陆演员中选择了吴刚和闫妮

因此导演在大陆演员中选择了吴刚和闫妮。《大魔术师》可以看作是尔冬升导演的又一部试水之作。作为一部喜剧片,衡量好看与否很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它能否给观众带来欢笑,从整个观影过程中影厅不时爆发出集体的笑声来看,这部喜剧是成功的。
影片开始是一场募军的戏,有不少观众被开场银幕上出现的军队震慑住了,吴刚饰演的刘管家用幻术招募新兵,给影片带来了一种紧张、迷幻、妖异的气氛,不禁让人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一部纯粹的喜剧,直到吴彦祖饰演的兵托儿出场,为了蛊惑人心,和吴刚合演了一出如今大家都已见怪不怪的魔术,惊悚过后原来是一次搞怪,接下来日本人放映的电影,让影片的基调更加明朗,没错,这就一部让人开怀大笑的喜剧。
整部影片用来制造笑声的桥段可以说是恰到好处。香港电影本有极尽癫狂,不怕过火的传统,成功的如经典的《东成西就》,失败的如眼前随处可见的贺岁烂片。与之相比,《大魔术师》对喜剧桥段的运用可以说是夸张中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收敛,也许正像尔冬升导演自己说的“幽默和恶搞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也正因为这样,影片一直在试图做到在一个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不越线。这样的反面效果是人们看过笑过之后,并不能对某一个桥段有特别深刻的印象,但好处是让人在观影过程中可以体验到一些经过精心设计,体现着聪明和技巧的幽默,这样产生的笑声是发自内心的,让人笑的舒服,不难受。
影片中的一大看点是各路明星的客串演出,因为事先对此没有半点透露,所以与某些影片数星星的乏味不同,《大魔术师》带给观众的是一种街头邂逅的意外。当看到徐克以太阳镜,铁钩手的造型出现,身旁的人一口一个称他“老爷”的时候,不禁令人想到了那句“什么是惊喜,这就是惊喜。”另外影片多处透露出向经典影片致敬的意味,梁朝伟的印度装扮酷似《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道士装扮则让人想起《倩女幽魂》里的扮相。方中信的帽子与《让子弹飞》里汤师爷头上的是同一款,哈哈镜中映现的分明就是葛优。
谈到角色表演方面,尔冬升导演想必是考虑到想要完全依靠香港本土演员来营造一个民国时期的氛围会有一定难度,大陆的观众对故事背景,所处的年代未必会有认同感,因此导演在大陆演员中选择了吴刚和闫妮,作为对整部影片弥散着的浓浓港味的一种中和,而这个目的无疑是达到了。吴刚和闫妮以往的很多角色都有一种老式中国的味道在,前者在《梅兰芳》中饰演的费二爷,一言一行,举手投足间都满是老北京的神采与气韵,只要吴刚站在那里,随便念上几句老词,就能让观众在感受夸张搞怪的同时,也能接收到到那种来自民国的独有的韵味。而闫妮本就是喜剧演员出身,从老板娘到军阀夫人的角色转换也是十分妥帖。稍显不足的是,虽然吴刚依靠自身功力和角色剧情的设计在片中常常让人捧腹,但总觉得他出演这样的港式喜剧还是有一些勉强,当然这也是合拍片一直无法回避,也是很难拿捏的一个问题,就是大陆演员与香港演员、导演的融合。
对于影片中几位主演的表现,受影片类型和剧本所限,梁朝伟、刘青云、周迅,只能用完成任务来形容,刘青云的表演大概会稍好一些,但也仅仅是稍好而已。毕竟饰演这样的角色对这几位实力演员来说实在是太轻而易举了,仅靠重复以往程式化的表演便足以轻松应付。以至于会让人觉得,张贤和柳荫根本是不相爱的,只是编剧把他们强扭在一起,我们无法想象如此清澈灵动的两人深情对视的时候,空气中竟无半点火花。喜欢,不喜欢,终究瞒不了人,也骗不了人。
最后一提的是,影片中有一处情节是刘青云饰演的军阀雷大牛一枪击毙日本导演,这一幕的节奏感明显不同于全片,让人强烈地感受到,无论类型如何,尔冬升终究还是那个尔冬升,那位从不避讳揭露现实灰暗与残酷,一次次带给观众震撼的小宝,其实一直都在。他的心里早有了另一个《大魔术师》的故事,那里的张贤更加隐忍,雷大牛更深沉,那是一个灰暗、真实的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